据新华社报道,义乌体育用品协会估算,从卡塔尔世界杯32强的旗帜到加油鼓劲的喇叭、哨子,从足球到球衣、围巾,到大力神杯的摆件和抱枕,义乌制造几乎占到整个世界杯周边商品市场份额的70%。

“义乌?中国小商品指数”信息系统监测显示,世界杯的影响贯穿整个9月,体育用品行业热度持续扩张,球类用品、足球护腿板、运动防护用品等行业本月景气指数环比分别上涨19.18点、68.64点、144.11点。

连日来,大众网·海报新闻在义乌国际商贸城实地探访发现,受疫情等因素影响,义乌国际商贸城虽稍显冷清,不见人山人海的气象,但有不少商户凭借多年积累来的老客户,通过线上渠道完成了订单的洽谈。正如义乌市体育健身用品行业协会会长所说,义乌国际商贸城现在的生意实际是“看不到的”,客户不用到现场,线上就把业务谈了。

过去三个多月时间里,义乌市丹娜丝进出口有限公司(下称“丹娜丝公司”)向国外发出了200多万件卡塔尔世界杯球衣,球衣价格从十几元到二十多元不等。

一周之前,丹娜丝公司刚刚结束世界杯的外贸订单业务。“每笔订单的生产周期是20多天,走海运发往国外要30多天,所以现在不会新增外贸订单了。”丹娜丝公司总经理温从见告诉记者,今年3月,过完农历年,公司就开始了球衣的备货工作。客户询问订单集中在3~5月,下单主要是在7~9月。

“我的客户群体主要在墨西哥、巴西、阿根廷等南美国家,南美的足球氛围是很狂热的。”温从见从事球衣销售有15年,积累了不少国外客户。丹娜丝公司在义乌国际商贸城开设了两个档口,今年前来洽谈业务的新客户偏少,这些外贸订单主要由老客户带来,“基本上用微信或者电话就直接订货了。”

为了应对这种新形势,作为义乌工商职业技术学院应用英语专业毕业生的温从见,经常用英语介绍自己的产品,录成视频,发给国外客户。

温从见介绍说,丹娜丝公司现有分布于广西、广东等地的8家合作工厂,对部分工厂还持有股份。结束世界杯外贸订单之后,已经开始了国内世界杯球衣的备货。

“国内的球衣订单会晚一些,国内球迷要到世界杯开赛才购买球衣。”温从见告诉记者。

10月27日,义乌国际贸易城三区的若灵旗业店主傅恭云同样告诉记者,她今年的世界杯32强旗子外贸订单主要来自老客户,她从业多年有客户沉淀,可以接返单。

“今年是中东地区的订单量大,因为在卡塔尔举办嘛,欧美国家的量少。”傅恭云不愿透露订单数量,但她说,每个客人的订单量大都在几百件左右。

“面对新的环境,不做改变,想不被淘汰,是不可能的事情嘛。”傅恭云说,她现在使用TikTok能直接接触国外客户,不必通过中间商的渠道。在她看来,这是外贸人必备的技能。

在同样位于义乌国际贸易城三区的另一家售卖旗帜的档口,李姓店主也告诉记者,旗帜订单主要来自老客户,货物发到了中东、欧洲等地。对于销量,他只说“还好”。

10月23日,位于义乌苏溪镇的浙江升腾体育用品有限公司(下称“升腾体育”),刚刚结束世界杯相关足球的生产。从今年3月至今,升腾体育先后生产了70多万颗获卡塔尔世界杯授权的足球,带来800多万元的营收。

升腾体育负责人吴君勇此前在短视频平台发布了制作足球的视频,被宁波的一家外贸公司关注到,经过三个多月的洽谈,并制作了很多样品,最终得到对方认可,拿到近百万颗足球的订单。

“对印刷的颜色、外皮的环保、足球的耐磨度等方面,有很多要求。”吴君勇认为,是公司对产品品质的追求才带来了世界杯订单。

据介绍,升腾体育去年11月开始了买入原材料等筹备工作,今年3月正式生产,因疫情、工人短缺等因素,最终生产足球70多万颗,其中超过80%发往卡塔尔。

从皮革的裁剪、印色、机械缝制、给内胆缠纱直至人工缝合最后一道边、试气等环节,生产一颗足球需大大小小约十个步骤。在吴君勇看来,制作足球的门槛很低,内胆和外壳两项主要原材料都可以进货,但想做好的话需要过硬的技术和心态。

足球的外皮由32片五边形的皮革缝制而成,最后一道边需要纯手工缝制。“我们对针数都有规定,大球不能低于11针、小球不能低于9针,要让人看不出哪个地方是手工缝制、哪个地方是缝纫机缝出来的。”吴君勇说,一个新手想学会手工缝制需要差不多1个月的时间,能真正缝好、有产能,大约需要6个月。

作为一家从事足球制作只有3年时间的企业,今年的外贸订单给升腾体育带来了不小的生产压力。吴君勇介绍说,过了农历年,人员稳定之后,直到现在,厂内除了周日晚上不加班,平常都要加班到晚上9点之后。

如今,升腾体育工厂内的工人仍在忙碌着。“因为做外贸订单,把国内市场的生意落下了,欠人一大堆货。”吴君勇坦言,受原材料价格上涨、人工成本上涨等因素影响,现在其实很难说赚钱,但保证企业正常运转要紧。

位于义亭镇的义乌市奥凯体育用品有限公司(下称“奥凯体育”)也接到了世界杯相关的足球订单。10月26日,企业负责人吴晓明告诉记者,他从事足球制作已有16年,2010年南非世界杯,曾接到100多万颗世界杯纪念足球的订单。

吴晓明说,今年世界杯11月开赛,加上疫情、国际形势等因素影响,授权足球订单来得比往届晚,直到开赛前半年的5月份才陆续接到订单。一般情况下,6~9月是足球销售的淡季,今年由于世界杯,反而“忙得要命”。

吴晓明介绍说,3个多月的时间里,奥凯体育先后生产了近30万颗授权足球,于9月15日之前全部发出。这些足球主要发往中东地区和南美。

有着“世界小商品之都”之称的义乌,早已深度融入世界。义乌国际商贸城现有经营商位7.5万个,汇集210多万种商品,出口到230多个国家和地区。所谓“天下事义乌知”虽有一定调侃成分,但义乌近年来的频频“出圈”足以说明义乌的发展活力。

2016年美国大选,在义乌市场中,特朗普的应援道具订单量远超希拉里,义乌商人以此预测特朗普将赢得总统大选,后来成功应验。尽管有分析认为,这种推断忽略了复杂的政治影响因素,在统计学上也没有全面和准确的数据支撑。但它已成为网络热梗,并流传至今。

今年稍早时候,中国电热毯、电暖器等取暖设备出口欧洲呈现爆发式增长,义乌成为媒体“宠儿”,引来多方报道。义乌海关数据显示,今年1~8月,义乌出口电热毯等保暖用品共计1.9亿元,同比增长41.6%。

官方数据显示,2021年,义乌全市实现地区生产总值1730亿元,增长11.6%。义乌亮眼成绩与外贸密不可分,2021年义乌全年实现进出口总额3903.1亿元,增长24.7%。其中,外贸出口3659.2亿元,增长21.7%;进口增长95.3%。

义乌的发展曾被叹为“莫名其妙”的发展、“无中生有”的发展、“点石成金”的发展。2006年4月,浙江省委、省政府下发了《关于学习推广义乌发展经验的通知》。义乌发展经验,包括“兴商建市、产业联动、城乡统筹、和谐发展、丰厚底蕴、党政有为”六大内涵。

义乌的商业氛围浓厚是很容易感受到的。比如,记者在义乌采访期间,于10月27日接到当地的疫情防控电话,对方一开口的称呼就是“老板”。再如,前述受访者吴君勇,跟随在义乌打工的母亲来到这里,先是进厂,后来自己创业,从销售足球到自产自销;温从见毕业后在一家外贸公司工作,后来创业,主攻球衣销售。

受疫情冲击,义乌的外商出入人数从2020年之后大幅下降。今年,义乌谋划组织商务包机,将国外的采购商接到义乌来。据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已有至少400余位来自巴基斯坦、印度、韩国的客商来到义乌。

为何一定要请外商面对面来洽谈业务?义乌市副市长葛巧棣就此接受媒体采访表示,这与小商品贸易的特性相关,义乌出口主要通过市场采购的方式来进行。举例来说,一名外商来到义乌市场,他可能会到十几家商户采购几百种货物,拼成一个集装箱出口到他所在的国家。他采购的货物大部分是非标化、多品种的、小批量出口,正是由于这个特性,在采购过程中需要面对面交流,实地看样尤为重要。委托别人或在线上采购,可能是一些小单、短单,但在现场跟经营户交流、实地看样,产生的就是大单和长单。所以,通过包机把外商“接回来”,就是想让他们到市场上去下订单、采购,最终转化为实在的贸易。

义乌市融媒体中心8月24日发布的一篇文章披露,印度客商沙莱姆乘坐包机来到中国后,采购厨房用品、五金工具等产品,金额约1000万美金。他在迪拜等地有70多家超市,其中的一半商品来自义乌。

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音像制品出版许可证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网络视听许可证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作者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