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离弗格森退役已经九年了,距离曼联失去英超霸主的荣耀也已经九年了,到目前为止,红魔还在泥潭中挣扎。今年,距离弗格森退役已经48年了。本文旨在探讨球员时代弗格森的风格和水平。

那时,弗格森在早期没有表现出足够的足球天赋。在他22岁之前,他只是一名兼职球员。他不得不在工作日去模具厂工作。下班后,他有时间去几十公里外的公园和球队一起训练。

16岁时,他为苏格兰女王公园队效力,1960年,他加入了圣约翰斯通俱乐部。然而,在这家效力于苏格兰顶级联赛的俱乐部,弗格森得不到任何机会,大部分时间都在预备队踢球。

因此,1963年底,刚刚从眉骨骨折中复出的弗格森,在两场预备队比赛中被对手打得鲜血淋漓,这让他萌生了移民加拿大做模具工的想法。毕竟那里的工资更高。于是弗格森还让自己弟弟的女友假装自己的母亲给主教练博比-布朗打电话说自己感冒了,不能参加明天的比赛。然而,这最终被布朗,揭露出来,因为一线队的许多球员真的患了流感,他愤怒地指责弗格森是吹风机,并要求他参加比赛。

诺坎普奇迹1999年,弗格森就像是教练组选中的儿子。大部分粉丝都不知道。早在1963年,弗格森作为球员也经历了一个奇迹,—— 埃布罗克斯奇迹。

在主场埃布罗克斯,对阵流浪者一队的这场比赛,成为了弗格森的人生转折点,这位预备队球员本来都打算退役老实当工人了,却因为队友感冒而出任首发,面对国内豪门球队流浪者,弗格森犹如天神下凡一般,上演了帽子戏法外加两次击中门框,帮助球队历史上首次在主场击败流浪者。

从此,弗格森成为了圣约翰斯通一线队主力球员,并有着持续稳定的进球效率,次年他加盟了邓弗姆林成为了全职球员,并在1965-66赛季在苏格兰顶级联赛打进31球和凯尔特人球员乔-麦克布莱德(Joe McBride)共享了金靴。1967年夏天,弗格森以在当时算的上是很高的65000英镑转会费加盟了他儿时最爱的俱乐部流浪者,这个数字的转会费创造了苏格兰俱乐部之间的转会费纪录。

在流浪者队,他第一次参加了欧战争,但因为球队在1969年苏格兰杯决赛中失利,弗格森承担了责任,这导致他和俱乐部最终不欢而散。在那之后,弗格森加入了福尔柯克,并开始作为一名教练在后期学习。

值得一提的是,弗格森还在1967年成为了苏格兰队的一员,当时球队的教练是他的老师鲍比布朗1967年夏天,弗格森状态正佳,7场比赛进了9个球。

“当我看到弗格森,时,我能感受到他对进球的渴望和他强硬的比赛风格。他在前场不是自由球员,但是在禁区里很厉害,头球很好。他对足球充满热情,总是表现出‘我准备好了’。”

“虽然他并不总是在一线队,但是一旦他被招到一线队,踢球,你就会发现他很有吸引力。比赛前,他总是有很多话要说。这些话大部分是正面的,但偶尔也会让一些人不爽。他能对他人产生巨大的影响。他就像更衣室的发言人。除此之外,他对金融也很感兴趣,总想提前了解一些重大比赛的获奖细节。”

“在斯通,圣约翰,弗格森是一名非常务实的球员。他总是打得很好,尽管他从来没有成为顶级球员。

球员,但他在禁区内的表现真的很好,是一名可靠的射手。他很有斗志、很难被击败,总是为了胜利而比赛。”

在博比-布朗的传记中还有一句关于弗格森风格的描述:1967年在苏格兰巡回代表队出征前,弗格森被媒体描述为能够将一半的机会转化为进球的球员。

从布朗的评价中,我们可以了解到,弗格森拥有昂扬的斗志,脚下技术估计一般般,但在禁区内非常有存在感,头球能力比较强。

弗格森的身高是1.8米,放在当今并不出众,但在60年前,作为足球运动员,他的身高还是有优势的。

在弗格森的第一本自传中,有一段关于自己父亲身高的描述:“我的父亲有一项优点是非常明显的。伊索贝尔姑姑把他介绍给妈妈的原话是‘高大’,那是因为,1.78米的身高,比当时大多数苏格兰人都要高。”

由此可见,弗格森在当时也算是一名准高中锋(1964-65赛季踢的是左内锋,进球也不少)了,再加上勇猛无畏的作风,头球成为了他仰仗的破门方式之一。我在油管道上,仅仅只能找到弗格森球员时代3个进球,而这三个进球全都是头球。

上文说到弗格森在1963年的一场比赛中眉骨骨折,其实这也有弗格森太过强硬惹怒到对方后卫的原因。在这场比赛中,他和对方一名老后卫杰基-斯图尔特纠缠在一起,两人一直你来我往互相伤害,结果在一次头球争抢中对方给弗格森的脑袋结结实实来了一下。当时很多队友都认为杰基-斯图尔特是故意的,而弗格森自己也是这么认为的。

不过弗格森自己评价道:“我自己的风格也是非常粗野的,只能说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

在弗格森的第一本自传中,也有关于自己粗野风格的更多叙述,他描述了自己在1967年随苏格兰代表队在特拉维夫对阵以色列国家队的比赛情形:“我们在周二的比赛中2-1获胜,不过那场比赛远远算不上和谐,而且毫无疑问,我在其中起到了火上浇油的作用,尤其是当我在争一个高球,不小心挥肘打断对手鼻梁的时候。我数不清生涯曾有多少次为意外伤害到别人而感到抱歉了,我跳起来时姿势很笨拙,所以手臂总是不自觉地挥出去。这就是我能给出的解释,我也一直是这么说的。这次受害的鼻子的主人是以色列当时最出名的球员莫德查-斯皮尔格,他后来还曾为西汉姆联效力。那之后,他的以色列队友一整场都在追着我寻仇。因此我在神圣之地受到的欢迎只能用生机勃勃来形容。”

弗格森对风格的自我评价,从来跟干净优雅不沾边,粗野和容易误伤对手成为他比赛给人留下的印象之一。弗格森这种斗士风格,在其他人口中说出来,可就要难听多了。

苏格兰足球记者帕特里克-巴克莱在他的书中《足球:血腥地狱》引用了一位观察者的评论,他形容弗格森是一位“不尊重任何人的老式前锋”。弗格森喜欢批评对手、裁判甚至队友。有一次,这名观察者在现场观看弗格森的比赛,只见弗格森与一名队员对峙,因为后者的一次传球失误。而弗格森通常会将最严重的惩罚留给对手的中后卫。他曾被罚下6次并受到一系列禁赛处罚,这往往都是他报复对手的后果。他活跃的肘部经常伤害对手,尽管他声称所有的伤害是意外的。“他是少数派,是危险的存在。”约翰-格雷格告诉巴克莱,“他的手肘与地面平行,四处挥动,并且他全身都是皮包骨,所以当他抓住你的时候,你就像被捅了一刀一样。”

这位约翰-格雷格和弗格森在流浪者曾做过几年队友,想必两人之间关系很差,这位后卫在训练中一定没少被弗格森肘击。而在约翰-格雷格退役后成为流浪者队主帅后,弗格森率领的阿伯丁曾多次击败过流浪者队。约翰-格雷格的言论一定夹杂着不少私人恩怨的成分。

(2014年弗格森和约翰-格雷格等前队友一同参加流浪者队友桑迪-贾丁的葬礼)

综上所述,弗格森球员时代的风格应该是极端强硬的传统英式前锋,可为什么我想到了迭戈-科斯塔。(仰卧撑/邱翼曦)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作者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